彙整

繪影


綠油油。

是草地,
是風輕撫過所留下的顏色。

但我留不住被揉爛的草地,
被粗暴破壞厚的退色。

只剩下仍飄在空中的些許聲響,
讓我留下它,好嗎?

廣告

八月即將帶著盛夏離開了,我卻還未認真的留下什麼。

這張照片攝於大學畢業前的夏天,在往東華台九線的平交道上,在機車的後座上,在充滿感傷的情緒中。很幸運的我按下快門,將屬於花蓮的藍天與帶著離愁的火車捉在同一瞬間,我沒有落淚,卻灑了一地的過往青春,留下。如今,我又回到花蓮,這次,我想留下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