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噪反

(圖片來自 Animal NewYork)

今年2月,來自俄羅斯的龐克樂團"小貓暴動" (Pussy Riot) 闖入莫斯科救世主大教堂,大唱反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歌曲因而被捕,3名被捕團員在前天遭判2年徒刑,引起各方關注並公開表示無法認同。

2012年了,仍然有許多不可思議的事情還在發生!小貓暴動被捕後發表單曲<Putin Lights Up the Fires>,副歌寫著(英譯):

The country is, the country goes to the streets with audacity.
The country is, the country is going to say goodbye to the regime.
The country is, the country is a wedge of feminist
And Putin is Putin goes, leave cattle.

Putin Lights Up the Fires

影片中包括衝入教堂演唱與被捕畫面,曲子當然有濃濃的龐克味,過癮極了。

三名聲援者帶著小貓暴動招牌頭套。(圖片來源:NewYork Times)

我想起在『龐克的哲學』導讀中,詩人鐘永豐解釋龐克運動:

「龐克運動之能持久不衰,且與各種新興社會運動連結,而異顯波瀾壯闊,不在於龐克份子堅持他們是什麼,而在於清楚他們不要什麼樣的世界,因此易於形成自由、廣泛的統一戰線。」

各位,我們還有許多仗要打。

廣告

張懸昨日在台中的表演上談了最近的旺中案,理性且帶有感情的呼籲大家關心這事件,並且做出自己的選擇。這感情不是私人感情,而是對於整個社會的熱情與關懷,

她不是拜託大家拒看、拒吃、拒買,因為問題在於整個產業結構與媒體壟斷;不是要公開說不吃旺仔小饅頭,而是需要更多人支持同樣的理念並敢與發聲。甚至,在尊重每個努力的記者背後,也要反過來用群眾的身分去維護新聞媒體文化的自由與健全,讓新聞媒體工作者回饋給我們更好的節目、報導,跟一個真正宏觀而且公平的報導立場。

令人感動的一段話,也佩服著張懸。她不是激動的喊著抗議,要聽眾一起激昂的戰鬥,而是在每場的談話中,不斷強調多關心、多搜尋身邊正在發生的事情,做出自己的判斷。這正是社會中公民參與及獨立判斷最重要的部份,也才能造成"改變"

 

延伸閱讀
新聞是誰的-張懸
罵幹的方式-張娟芬

從「觀子音樂坑樂團」開始,到為了反美濃水庫興建而改組的「交工樂隊」,他的音樂總是和土地有著緊密連結,受到新台語歌運動的影響,林生祥與鍾永豐互相搭配,開始用母語創作,其中專輯《菊花夜行軍》可以說是台灣音樂及社運史上永遠經典的代表作之一。

2003年,交工樂隊解散後,林生祥的個人作品依舊可以嗅到與土地緊連的芬芳草味,而音樂上的編制,你也可以看到每張專輯都有不同的突破與驚喜。

如今,最新作品《我庄》,除了回顧農業現代化的過程中,也道出農民與土地間的矛盾與困境。

(圖為林怡廷拍攝,來自陽光時務)

Thom: Are you ready?

電台頭是這樣一個樂團,你反覆聽著歷年專輯,摸不清他們的音樂風格,每張專輯的突破與變化,讓你不敢相信這都是來自同一樂團的作品。而歌詞與曲名中充滿暗示與批判意味的叛逆因子,又伴隨著那迷濛飄渺無比的旋律直入你腦心。

除了音樂活動外,你還可以在許多社會參與上看見他們的身影。他們支持西藏獨立運動,參加美國華盛頓西藏自由音樂會,也在自己的演唱舞台上高掛西藏國旗。他們加入公平貿易聯盟發起的示威運動,呼籲政府修改剝削窮國的全球貿易法。甚至Thom還曾扮成媒體,進入丹麥哥本哈根氣候會議,為了主動監督與關心。

他們是這樣的一個樂團,一個具有理念與態度的真正行動者。

如同第一張單曲<Creep>中歌詞寫的:" I wish I was special./ You’re so fucking special."

Yap! You’re so fucking special !

(圖中Thom身後即為西藏國旗)

這些年,常會在許多原民與環境議題等行動場合上看到巴奈。

不論是核廢處理、美麗灣與音樂培育等活動場合,你總能看見她在那歌唱,用著溫柔溫暖的歌聲,唱著悲傷而堅定的歌詞,隨音符流轉出來的音樂卻擁有強大的悲憤與力量。她用音樂說出她的故事、她的悲傷,也控訴著長期以來殖民歷史所累積的痛苦與不滿。她不僅作為一個歌手,也親自投入各種議題行動,為自己的家鄉台東,義無反顧地持續戰鬥。

你可以看到巴奈與那布帶著兩個核廢料桶道具與"核廢不要"的布條走上金曲獎星光大道,也可以看到他們在西門町街頭大喊"只要音樂、不要核廢料",7/28 他們將繼續在杉原灣的音樂會上,用歌聲抗議那荒謬無比的美麗灣建案。

來台東吧!聽聽巴奈的歌聲,聽聽海浪朝起朝落將你洗淨。

“也許有一天 你也會想要離開繁華的城市
也許有一天 你也會想要看見 媽媽說的那兒時像天堂一樣的想像

也許有一天 你也會想要改變 用不同的方式和不同的價值
也許有一天 你也會想要了解 古老的歌在哪裡誕生

也許有一天 有一天能跨出腳步
踏上遙遠的 最遙遠的路

也許有一天 有一天能跟隨你的腳步
踏上遙遠的 回家的路"

巴奈,生日快樂。

你可能看過在電影"食神"中扮演夢遺大師的劉以達,或是在"超時空要愛"扮演大飛及劉備的劉以達。

但你一定要認識在拍電影前,即在1985年與黃耀明組成香港知名雙人樂團「達明一派」的吉他手兼編曲-劉以達。

達明一派的音樂風格獨特,多有英搖或電子曲風,且常以歌詞反映、諷刺政治及社會現況。2012睽違八年再度重組在香港紅館的"兜兜轉轉"演唱會,也表達許多政治關懷與性別認同等立場,其震撼演出,絕對讓許多香港人懷念不已。

這回,達哥帶著個人第三張專輯「希望之旅」來台宣傳,不管你是歌迷或影迷,都可以試著從頭認識這位才華洋溢的"劉以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