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Monthly Archives: 十月 2012

一支紅尾鵟來到紐約,選擇中央公園附近的高級大樓陽台頂築巢,一待就超過18年。記錄這段故事的導演是來自比利時的青年,同樣來到紐約尋找夢想與機會,因為看到這隻紅尾鵟在公園樹上展翅起飛的那一刻,決定拿起錄影機記錄追蹤,也因此改變他的人生。

整部片讓我感動的,除了紐約人們在城市中與猛禽共處的故事,還有那每一個專程在公園守候或路過的人,在望遠鏡中看到這隻紅尾鵟第一個讚嘆的片刻。「喔,天哪!」「天哪!這真是美麗!」不僅吸引著愛鳥者,在公園散步的民眾,牠美麗滑翔的飛姿或許更讓許多小朋友對他著迷不已。開始有許多人為牠寫故事,為牠取名為 Pale Male,為牠的巢拆遷感到憤怒而抗議,我想片名會用傳奇來代表這段故事,不只是因為牠難得的來到城市築巢生活,還有牠串起人類真心對待其他種類生命美好的悸動。

若能讓更多人願意拿起望遠鏡看看鳥,願意觀察身邊許多可愛的小生物,願意平等對待並尊重不同種類的生命。當親眼看見、親身體會生命的美麗,真心喜歡這環境,喜歡這星球上所孕育的每個物種,那是否破壞就能少一點了呢?

走吧,拿起你的望遠鏡,下回一起去賞鳥。

很喜歡聽不同人詮釋同一首歌,會很有意思的看到完全不同的玩法。今晚來聽聽愛爾蘭經典搖滾樂團 U2的曲子:<Love Is Blindness>

前陣子看到電影『大亨小傳』的預告片,聽到了 Jake White 翻唱的版本,狂暴許多。在廣播中聽到張懸講著爵士歌手 Cassandra Wilson 對她創作的影響,想起她著名的專輯《New Moon Daughter》也翻唱了這首,尤其喜歡他的現場,非常優美。另外還有來自美國西雅圖的Trespassers William,在帶點夢幻、漂浮的樂音中,呈現出來的又是另外一種味道了。

總之,來聽歌。

原曲先。

U2 吉他手 Edge 的版本。

1996年,Cassandra Wilson 的現場,好喜歡那前奏。

Trespassers William 的 Dream-pop 版本。

最後,最狂暴的版本, Jake White 總會做出屬於他自己的音樂,一聽就知道是他的。

今天,要掛上這面旗幟。


除了慶祝,我們….

不能輕易淡忘江國慶案,
需要有人負責,說出真相、承認錯誤,承諾沒有第二。

不能看輕核一跳機、核四螺拴斷等荒謬的錯誤,
該反省用電方式,也要捍衛最基本的生存權利。

過去一年有種種複雜議題,因為重要,也需要更多討論。

我們當然愛國,正因擁有如此的愛,便有更深的期盼,
希望台灣能邁向更公平、有正義的社會制度,
尊重生命也能與大自然共存的友善環境,
充滿希望且能實現夢想的一個國家。

最後,希望不只是看到原住民在國慶典禮上唱歌跳舞,
讓他們在自己的傳統領域裡,為豐足的收割歡唱,為快樂的生活起舞。
我們欠他們太多東西,也剝削、掠奪他們太多權利與土地。
請還給他們該有的,給予一個真正的尊重。

10/10 親愛的,生日快樂,吹完濃濃的煙花霧後,許個願吧!

「僅以此歌獻給關愛土地的人們
以及台灣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我最愛的水果香蕉,在中美洲的尼加拉瓜農民眼裡,或許變成惡夢。
這群蕉農受僱於全球最大的跨國水果企業集團(Dole),令人難以相信的是,生產香蕉的開銷,有1/3都花費在農藥的噴灑,得長時間待在田裡工作的蕉農們,便成為最前線的受害者。早在197X年該農藥便禁止使用了,但 Dole 強迫化學商出貨購買大量庫存品,以未持續購買為由躲避檢驗。苦的是蕉農們,賠了性命,還有可能造成「不孕」的風險。

在跨國水果企業與蕉農間的糾葛中,導演以冷靜的視角呈現了這場訴訟,來自美國古巴裔的律師,帶領這些來自第三世界的12位蕉農,向這個大集團跨國提出控告。導演要呈現的或許不是要激烈喊出xxx有多可惡,而是要讓大家正視這些問題,第三世界農民的權力與企業該有的責任。

這的確是青年不可不知的公共議題,我們太需要這種正面的能量,如同『永不妥協』故事般,還可拿來當做法律系的課堂教材。我們也需要有這種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例子,讓更多小蝦米有機會或是有勇氣,同樣站出來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