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歌聽多了,便會往不是我的年代聽去。但也開始混淆,哪些歌是屬於哪個年紀的,或是該如何定義一個20歲的人,他聽的歌會是跨多少年代的範圍? “我的年代"這一詞,又該如何定義哪些歌是屬於我的歌?從我國中聽到的音樂開始算?還是我這一生聽到的音樂都是屬於我的歌?
Image
回頭看這首歌〈Happy together〉,出自 The Turtles 1967年的冠軍歌曲,但這首歌是另外一個樂團 The Magicians 的成員寫的作品,在不受其他樂團賞識與拒絕後,The Turtles 聽了 Demo 後則被深深吸引,拿來表演、錄製單曲,也使這首歌一舉蟬聯三個禮拜的冠軍。他們這首歌當紅的時候,離我出生還有19個年頭,可惜經過團員多此變動,1970年就解散了。


讓這首歌又翻紅的一次,應該是在海尼根的廣告裡。

場景在一個超市,〈Happy together〉的前奏響起,一位年輕男士轉頭看見一位漂亮的女子(Jennifer Aniston) ,掂著腳努力的想要拿到最上層的物品,在他眼神透露著:「這就對了」,走進她的同時,歌詞第二段唱起:

“Me and you and you and me
No matter how they toss the dice
It had to be
The only one for me is you
And you for me
So happy together"

多美的一段戀情即將開始,珍妮佛小姐看到男士走近,開心的示意他幫忙,一面自信的微笑,展現"魅力難擋",但男士卻拿了架上最後的兩瓶海尼根後,臉上的表情
說著:「不好意思,魅力難擋的是海尼根。」然後轉頭離開。音樂這時來到高潮的副歌:

“I can see me lovin’ nobody but you
For all my life
When you’re with me baby the skies’ll be blue
For all my life"

多美的一段歌詞,只要有你,我的天空便是藍色的。(阿,可惜這裡說的是海尼根XD)

今天小海選了這首歌作為花蓮彩虹嘉年華的表演開場,真的適合極了。〈Happy together〉,是 The Turtles 的冠軍作,是電影「春光乍洩」的英文片名,也是片尾那首對比於故事人物更顯沈重的歡愉曲子。Happy together,說起來很容易,卻是許多人一輩子在追求的事,追求那必須被認可才能光明的愛,追求那必須斬斷多少棘荊才能證明有價值的愛。

阿,聽起來有點荒唐,不就是因為有無限可能才是「愛」嗎?

Fun-We-are-young

《Fun.》 來自紐約的三人獨立樂隊,2009年就推出第一張專輯了,但沒有受到太大矚目,一直到這首歌被知名歌舞電視劇 Glee 翻唱,並作為美式足球超級盃的雪佛藍 Sonic 廣告的主題曲,知名度開始上升,甚至上了 Billboard Hot 100單曲榜冠軍寶座,成為繼 Viva La Vida 之後第一首搖滾樂團冠軍單曲。

剛出爐的葛萊美入圍名單也有好表現,共獲得六項提名。

“Tonight
We are young
So let’s set the world on fire
We can burn brighter than the sun"副歌歌詞很有意思,但光這段就看了三種版本的翻譯。到底哪種版本比較對味呢?

「今天晚上
趁我們都還年輕
就把這個世界點燃吧
我們可以燃燒得比太陽更耀眼」

「今晚
我們年輕風華
所以讓我們熱力燃燒全世界
光芒比太陽更耀眼」

「今晚
我們年少不羈
所以讓我們點燃這愛火
烈焰炙熱灼目
光芒勝過烈陽」

一支紅尾鵟來到紐約,選擇中央公園附近的高級大樓陽台頂築巢,一待就超過18年。記錄這段故事的導演是來自比利時的青年,同樣來到紐約尋找夢想與機會,因為看到這隻紅尾鵟在公園樹上展翅起飛的那一刻,決定拿起錄影機記錄追蹤,也因此改變他的人生。

整部片讓我感動的,除了紐約人們在城市中與猛禽共處的故事,還有那每一個專程在公園守候或路過的人,在望遠鏡中看到這隻紅尾鵟第一個讚嘆的片刻。「喔,天哪!」「天哪!這真是美麗!」不僅吸引著愛鳥者,在公園散步的民眾,牠美麗滑翔的飛姿或許更讓許多小朋友對他著迷不已。開始有許多人為牠寫故事,為牠取名為 Pale Male,為牠的巢拆遷感到憤怒而抗議,我想片名會用傳奇來代表這段故事,不只是因為牠難得的來到城市築巢生活,還有牠串起人類真心對待其他種類生命美好的悸動。

若能讓更多人願意拿起望遠鏡看看鳥,願意觀察身邊許多可愛的小生物,願意平等對待並尊重不同種類的生命。當親眼看見、親身體會生命的美麗,真心喜歡這環境,喜歡這星球上所孕育的每個物種,那是否破壞就能少一點了呢?

走吧,拿起你的望遠鏡,下回一起去賞鳥。

很喜歡聽不同人詮釋同一首歌,會很有意思的看到完全不同的玩法。今晚來聽聽愛爾蘭經典搖滾樂團 U2的曲子:<Love Is Blindness>

前陣子看到電影『大亨小傳』的預告片,聽到了 Jake White 翻唱的版本,狂暴許多。在廣播中聽到張懸講著爵士歌手 Cassandra Wilson 對她創作的影響,想起她著名的專輯《New Moon Daughter》也翻唱了這首,尤其喜歡他的現場,非常優美。另外還有來自美國西雅圖的Trespassers William,在帶點夢幻、漂浮的樂音中,呈現出來的又是另外一種味道了。

總之,來聽歌。

原曲先。

U2 吉他手 Edge 的版本。

1996年,Cassandra Wilson 的現場,好喜歡那前奏。

Trespassers William 的 Dream-pop 版本。

最後,最狂暴的版本, Jake White 總會做出屬於他自己的音樂,一聽就知道是他的。

今天,要掛上這面旗幟。


除了慶祝,我們….

不能輕易淡忘江國慶案,
需要有人負責,說出真相、承認錯誤,承諾沒有第二。

不能看輕核一跳機、核四螺拴斷等荒謬的錯誤,
該反省用電方式,也要捍衛最基本的生存權利。

過去一年有種種複雜議題,因為重要,也需要更多討論。

我們當然愛國,正因擁有如此的愛,便有更深的期盼,
希望台灣能邁向更公平、有正義的社會制度,
尊重生命也能與大自然共存的友善環境,
充滿希望且能實現夢想的一個國家。

最後,希望不只是看到原住民在國慶典禮上唱歌跳舞,
讓他們在自己的傳統領域裡,為豐足的收割歡唱,為快樂的生活起舞。
我們欠他們太多東西,也剝削、掠奪他們太多權利與土地。
請還給他們該有的,給予一個真正的尊重。

10/10 親愛的,生日快樂,吹完濃濃的煙花霧後,許個願吧!

「僅以此歌獻給關愛土地的人們
以及台灣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我最愛的水果香蕉,在中美洲的尼加拉瓜農民眼裡,或許變成惡夢。
這群蕉農受僱於全球最大的跨國水果企業集團(Dole),令人難以相信的是,生產香蕉的開銷,有1/3都花費在農藥的噴灑,得長時間待在田裡工作的蕉農們,便成為最前線的受害者。早在197X年該農藥便禁止使用了,但 Dole 強迫化學商出貨購買大量庫存品,以未持續購買為由躲避檢驗。苦的是蕉農們,賠了性命,還有可能造成「不孕」的風險。

在跨國水果企業與蕉農間的糾葛中,導演以冷靜的視角呈現了這場訴訟,來自美國古巴裔的律師,帶領這些來自第三世界的12位蕉農,向這個大集團跨國提出控告。導演要呈現的或許不是要激烈喊出xxx有多可惡,而是要讓大家正視這些問題,第三世界農民的權力與企業該有的責任。

這的確是青年不可不知的公共議題,我們太需要這種正面的能量,如同『永不妥協』故事般,還可拿來當做法律系的課堂教材。我們也需要有這種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例子,讓更多小蝦米有機會或是有勇氣,同樣站出來對抗。

(圖片來自 Animal NewYork)

今年2月,來自俄羅斯的龐克樂團"小貓暴動" (Pussy Riot) 闖入莫斯科救世主大教堂,大唱反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歌曲因而被捕,3名被捕團員在前天遭判2年徒刑,引起各方關注並公開表示無法認同。

2012年了,仍然有許多不可思議的事情還在發生!小貓暴動被捕後發表單曲<Putin Lights Up the Fires>,副歌寫著(英譯):

The country is, the country goes to the streets with audacity.
The country is, the country is going to say goodbye to the regime.
The country is, the country is a wedge of feminist
And Putin is Putin goes, leave cattle.

Putin Lights Up the Fires

影片中包括衝入教堂演唱與被捕畫面,曲子當然有濃濃的龐克味,過癮極了。

三名聲援者帶著小貓暴動招牌頭套。(圖片來源:NewYork Times)

我想起在『龐克的哲學』導讀中,詩人鐘永豐解釋龐克運動:

「龐克運動之能持久不衰,且與各種新興社會運動連結,而異顯波瀾壯闊,不在於龐克份子堅持他們是什麼,而在於清楚他們不要什麼樣的世界,因此易於形成自由、廣泛的統一戰線。」

各位,我們還有許多仗要打。